【梵夏文学网,感情文学网,好词好句大全,美文摘抄,短篇美文,情感日志,睡前小故事,www.fanxia.cn】
当前位置: 风雨疫苗情 > 正文

风雨疫苗情

专题: 人员 聊着 填表 村卫 长长 院打 散文精选 抒情散文
作者:岁新创意 时间:2021-06-14 09:20:57  阅读:100   网上投稿

夜幕低垂,满天闪烁着数不清的星星,晚风阵阵袭来,煽动着隐形的翅膀,隐入了庭院大树的树冠里,哗啦啦地摇响了满树的叶片,给宁静的夜晚增添无尽的韵味。屋内明亮,满室充盈着柔和的灯光,家的温馨气氛,总是这样的亲和而美好。

晚饭后,收拾好碗筷,妻子就拿起手机坐到了沙发上,打开视频兴致勃勃地开始了,和她小妹的周日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当前的疫情,聊到关于打疫苗的话题上了。小妹说:“姐:上几天我们这里刚打完疫苗,你们那里打了吗?”“还没呢!一会让你姐夫问问村卫生员。”说完,妻子又和小妹转入了另一个话题,亲热地交谈了起来,并意犹未尽地在继续聊着、聊着……

大约又聊了半个多小时,她们的谈话才渐渐地进入了尾声,当她们谈话完毕。我一看时间尚早,便拨通了村卫生员的电话,问了打疫苗的事情。村卫生员告诉我说:“明天早上7点半到市烧伤专科医院打疫苗,最好早点去,倘若打疫苗的人多,排队领号可是个问题呵!”

早上,和妻破例起了个早,开门一看天气,出乎意料的让我惊讶,昨晚晴朗朗的天空,怎么忽然就云雾缭绕了?面对此景此情,不由地心生疑虑:“这样的天气,今天的疫苗还能不能打呢?”

天有不测风云,看看窗外,天昏地暗,霎时一阵电闪雷鸣,不一会乌云便布满了天空,室内的光线,瞬间暗了下来。淅淅沥沥的雨点,从天而降飘然而至。小雨时紧时缓地下着,这样大约下了半个多小时,雨稍停,我便打电话通知了哥嫂:“上午去市烧伤专科医院打疫苗。”然后,就和妻子带上雨披,拿了雨伞,骑车去了市烧伤专科医院。

在医院门前,早已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有二三百人之众。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穿着五颜六色的服装、手擎不同颜色的雨伞,在雨中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我和妻子,哥嫂排在队伍后面,小雨就这样飘飘洒洒的时下时住,队伍后边的人三三两两却越来越多。

看看身旁的妻子,她已经告别经商两年多了。现如今又忽然心动,跃跃欲试想出去工作的念头顺理成章,并如愿以偿的成为了现实。现如今就在村前的西红柿小镇管理着配送货的工作。开朗随和的性格,见面熟悉的态度,让她很快融入了新的朋友圈子。

平时她与同事们相处的关系还不错,有事打个招呼并互相帮忙。我让她先回小镇上班并安慰道:“我在此排队轮到打疫苗时,就提前打电话告诉你,你和同事说一下,再来。”

等到7点半医护人员上班了,两个值班人员按人发号,我不得已,就只好让妻子返回领了号。发号完毕,长长的队伍,便像一条刚刚醒来的游龙,慢慢地在向前蠕动。此情此景,看着长长的队伍,一句“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的话跳入了我的脑海。

在微不足道的小事中,最能体现出一种真情,何况兄弟之情血浓于水呢?随便找了个理由,就让哥嫂在前先打先回,推让着,自己便故意落在了哥嫂后面。

小雨霏霏弥漫在空中,感受着小雨凉爽的滋味,真是别有一番情趣!此时一把雨伞正悄悄地举过了我的头顶,我忙转身,见一位眉清目秀的中年男子靠近了我的身旁,他手擎雨伞,让我俩共有了一方避雨的天地。我说了声:“谢谢!”并用客气的话语,寻找着相关的话题。

一问才晓得,他姓初,家住初曲村,年龄比我还小几岁,我们彼此的村庄相距不甚很远,却同属一个街办管辖,只是我们平时各忙各的,很少有机会遇见,但细一打量,又觉得似曾相识比较面熟,此时此刻更是一见如故,有着相见恨晚的感觉,有着说不完的话。

我们一边随着队伍往前走,一边聊,聊这次打的北京生物疫苗。他说:“我在网上看到介绍北京生物疫苗,它是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研制的。是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目前灭活疫苗发展的好,入市也较多,用药后不良反应几乎是零,是完全值得信赖的好产品。”

我笑着回应道:“是最值得信任的!其实相比之下还是咱们的国产疫苗更胜一筹。比如国外的阿斯利康疫苗,它就是由一种腺病毒组成,不良反应也时有发生,而且有的人打了这种疫苗还造成了血栓,真的很可怕!只有国产疫苗安全系数最高,最可靠,用着最放心。”

我们边聊边跟着长长的队伍往前去,相顾前后就听见许多人,都在聊着普遍关心的打疫苗这个话题。

医护人员在忙着叫号、填表,一切都那么的井然有序,一切都在顺利地进行着。长长的队伍倒像那踊跃向前的游龙,抖擞起了精神在快速地前行,每一个人都与医护人员配合的相当默契。

轮到我填表,医务人员微笑着问我:“您的血压高吗?”我忙答道:“正常!早上刚量的,收缩压138,舒张压76。”医护人员又微微一笑:“挺好的,不错!”随手递给我一张表说:“那就填表吧!”我拿过表,按着表上的要求,填写了身份证号码,手机号,家庭住址……

我打完疫苗,和那位姓初的兄弟,又帮着石湾店村的一位七十多岁姓徐的老汉打了疫苗。老汉的儿子在外地工作,老汉说:“老伴去儿子那里也有些日子了……”老汉对我们的陪伴表示非常感激。观察了半小时之后,我们又一再重复着医务人员的嘱托,告诉徐老汉:“过三周后再来打第二针疫苗。”

在一起说笑着,时间就过得比较快。姓初的兄弟和徐老汉的相遇,也纯属偶然的巧合,回家又是顺路。我们相互道别,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对自己感叹道:“急人所急真好,又认识了一个姓初的好兄弟!”看着眼前长长的队伍,随着时间的流逝,人员正在快速的递减,队伍大约只剩下了三四十个人的时候,我即刻拨通了妻子的电话。

妻子来到,很顺利的填表,打针,前后时间不过十几分钟。

离开市烧伤专科医院,路上我对妻子说:“生活在我们这样一个人民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多么的幸福啊!有党的英明领导,有人民至上的崇高理念,不管遇到任何艰难险阻,都能无坚不摧克难制胜!因为我们党首先想到的是人民的利益,人民生命的健康高于一切。通过这次突发的疫情,就能深深地体会到党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伟大祖国的无比强大!”

妻子发自内心的微笑就洋溢在她的脸上,我们一起说笑着,愉快而自豪地骑车行进在了回家的路上。

    相关美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