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夏文学网,感情文学网,好词好句大全,美文摘抄,短篇美文,情感日志,睡前小故事,www.fanxia.cn】
当前位置: 天轩劫雨 1 : 画 > 正文

天轩劫雨 1 : 画

专题: 摄影 散文 读书 想法 简友广场
作者:风之语者1998 来源:原文地址 时间:2022-06-02 17:35:28  阅读:23   网上投稿

                                  《画》

                        ——“天轩劫雨”第1期

        一片黑暗的须弥混沌中,一个纤弱的声音萦绕回荡着——,“我是谁?”

                                第一章  画

      【引言】一梦一出戏,一画一死劫。

    (正文)

        戏子谶言:人非人,画地为牢情中劫;画非画,内袖乾坤计连环;刀非刀,痴狂疯癫泣鬼神;天非天,棋局如梦斩立决。

        …… ……

        一间老旧破落的祠堂,供案上高香不绝,牌匾四个鎏金字——『源派永甘』,已无昔日光彩。

        稀疏的牌位上布满积世的尘灰,偶尔阴风乍寒,凋零飞舞,穿堂袭来,顿时迷雾般不见前后光景。

        供台的前方摆放的是一盏十五连枝青铜油灯,三层枝叶之镂空枝干上,透雕着精美的叶饰纹面,但见其间羽人、鸾凤、奇禽异兽、火焰枝叶等华美悦目不再,唯有三五盏油灯盘上豆苗般的火焰犹存,忽明忽暗,奄奄一息,波光流动黯淡无力,火焰纹饰昏晕不彰,而璧环琥珀蒙尘锈色斑驳。

        正所谓,一朝春去千山翠,方知岁月不长存。

        匪夷所思的是,祠堂正厅的主案台上供奉的是一面约为直径三尺大小的环状破裂之铜镜,中间一道残留的青黑色人形之剪影烙印其中,依稀可见光影攒动闪烁,似男似女,模糊难辨。

        隐约其中一股咆哮、愤怒和不屈之声穿越而出,带动整个铜镜发出“嗡嗡”的轻微振颤音,紧随之铜镜环框内,瞬间绽放夺目的七色符箓图纹后而归于沉寂无踪。

        突然,青铜油灯上的一道火焰枝叶,倏忽一下红焱灼热起来,化作一只双翅人形火鸦,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飞没入铜镜当中,整个铜镜瞬间沉静下来,周围整个世界又陷入一片死寂当中。

        与此同时,一处毫不起眼的边角落墙侧,孤孤零零地悬挂着一幅古旧画卷。

        挂画有点斑驳褪色,一尺宽,五尺见长,上下木质卷轴一圆一方,把画面绷的笔直,内蕴的深渺苍老之气隐隐跃然而出。

        第一眼看上去,古画存世非常久远,虽然历经岁月沧桑,却一尘不染,不仅线条清晰,色彩饱满,宛如新作初成一般。

        整个画卷展现出一种典型的宫廷画师的写实风格,除了整体意境深奥难懂,略显阴暗晦涩以外,其他诸如什么花鸟虫鱼之类的工笔技巧,形神兼备,鲜活传神。

        左下角画着一株小枝圆柱形的藤蔓小草,缠绕着小灌木攀附而起,微吐着几朵黄色花蕊,呈漏斗状花冠,散发着迤逦般的娇艳气息。

        一只洁白的小羊羔犄角初成,半伸着脑袋,好奇地打量着这株小草嫩叶粗茎,微张着嘴,嚅嗫着准备进食开吃。

        旁边一只苍蝇六肢叮附在一株业已倒伏藤蔓小草的叶茎上,似吮似吸,又似睡犹醒,犹抱金砖般纹丝不动。

        不远处的一小片灌丛或疏林枝头,两只蓝翠鸟交头叽喳撒欢着,两厢浓情密语状,给闷热的山谷平添一丝躁动与聒噪。

        天空中飞翔着一只云中雀,双翅收拢微缩,作高速俯冲下坠状,仿佛瞄准着下方的猎物,希图一击而中;又仿佛感受到严重威胁,不得不空中急速变向,全力逃避捕杀。

        远处最高山峰陡峭的崖岩上,一只秃鹫环视着整个山谷,好整以暇,仿佛静候一顿大快朵颐的美餐。

        画面右下方,山谷间一条汩汩流淌着的小溪,几番起承转合,蜿蜒曲折而下,其间几条金黄的小鱼若隐若现,随波逐流着。

        而最右下的一处面积不小的幽暗深潭,半隐半显出一个面目狰狞的墨绿色蟒蛇头,其头顶一片朱红鳞甲,一副半睡半醒的微醺模样,享受着山谷的阴凉与恬静。

        山石的半山腰一块平缓洼地,依势而立着一座孤零零、光秃秃的坟冢。

        坟冢附近方圆数丈之内,禁绝着一切杂草灌丛,或野雀飞莺之流,笼罩着一种令人心悸的无形森严气场。

        坟冢前面斜插着一块缺角的石碑,仿佛被人大力随意砸进土石中,虽然有点歪斜的样子,然岿然不动如山。

        石碑的整体殷红啼血状,表面密布裂纹,凹凸不平,骄阳直射下,鱼鳞般的高亮光影闪现,宛如鲜血汩汩流动似的。

        依照刀柄和大半个刃背的形状,大致可推断出来,石碑上方凿刻着一把截断的刀的外形模样——『断刀』。

        手法简单而暴力,直接大力挖刻而成,毫无美感可言,『断刀』唯独缺少前半部的刀尖刃。

        而石碑的中下方则刻着歪七扭八的两个小字——『横流』。

        如此一块风水宝地,难道只埋葬着一把断刀?抑或是衣冠冢?

        一切无从考究。

        此时画面的背景天空七分艳阳,三分阴暗。

        右上角一小片阴云遮蔽小半个天空,由近到远,由明到暗,散乱的云层不断集聚层叠,仿佛酝酿着一场疾风骤雨般的风暴来。

        画幅左上角,紧靠着骄阳的位置,孤零零拓印着一方暗红色的椭圆形的印章,没有日期和署名。

        只有刀剑斧钺般的四个字——,『断刀横流』。

        …… ……

        突然,祠堂屋外平地一声惊雷,如地动山摇般的晴天霹雳,一道闪电从天而降,从屋顶穿过正厅横梁的金字牌匾,走了一个——『Z』字形,不偏不倚的横劈到侧墙面的那副卷轴挂画上。

        紧接着,墙上的挂画上也同时出现一片片乌压压的黑云,一道道闪电暴走其间,仿佛也在不断酝酿更大的雷电。

        一瞬间,一层又一层空间迷雾弥漫开来,屏蔽了任何感知和时间,迅速席卷了整个画卷表面,使得画卷的内容立刻变得模糊和虚幻来。

        唯有那座坟冢和石碑一点也不受影响,格外的显眼和突兀,带动附近的氛围一下子变得异常压抑而凝重起来。

        再接着,又一道巨大的雷电沿着上次的轨迹,狠狠劈到那副卷轴挂画上,挂画的石碑上明显又增添了一道深深的裂痕,石碑微微颤抖了一下,而后孑然而立,然颜色殷红更甚。

        就这样,狂躁的雷电一遍又一遍的循环往复,劈砍砸削刺式倾泻而下。

        疾风骤雨中,石碑依然坚挺着,不动如山。

        不断增添的裂纹槽沟中,血色如泉涌,浸染着整个画卷,随之又隔空隐匿消失不见。

        金蛇狂舞,驹窗电逝————。

        电劈石击,震耳发聩————。

        闪雷在持续,轮回攻击的力度越来越弱,间隔周期越来越长。

        最终,雷电来得迅疾,消逝得也快。

        一阵短暂的静默之后,时空仿佛陷入了空寂之中。

        一个黝黑至暗的时空在回溯中,不断向前翻滚,希图抹去任何历史的痕迹和杂音。

        不一会,天空中密布的阴云徐徐散去。

        终于,一抹艳阳掀起了盖头再次露出久违的笑脸,大地上回荡着残风败雨后令人瑟瑟发抖的阴寒冷风,空气中飘散着雷电肆虐后草木枯荣的味道。

        那副画卷,也彻底的面目全非了。

        阳光依旧如金色沐浴般辉映如初,山谷间花草残败凋零,动物难觅不见其踪,山溪干涸断流无痕,峰石摇摆迎风长啸。

        也许诸多年以后,山谷才能恢复生机和灵气,那时又将演绎一番生死情仇的丛林故事。

        而不变的是那座刀冢和石碑,依然伤痕悲怆中不屈的坚立着。

        一段梦,也是一出戏,浸淫一个影子的幻想。

        一幅画,浓缩了一个时空的死劫,铭刻一个道听途说的缥缈传奇。

        …… ……

        (完)

          2022年6月3日  00:30  风之语者  南京

        (欢迎点赞评论、收藏及关注,部分图片选自网络,如有侵权,立删)

    相关美文阅读: